雨中骆马

2020-05-21分享

是这条湖水,滋润了这片广袤的大地;是这条湖水,养育了举世闻名的英雄项羽;是这条湖水,繁衍了一个又一个神奇的传说。...《雨中骆马

是这条湖水,滋润了这片广袤的大地;是这条湖水,养育了举世闻名的英雄项羽;是这条湖水,繁衍了一个又一个神奇的传说。

今天,我带着心仪已久的期盼,静静地来到她的身边,凝望她,聆听她,我发现这条湖像一个温柔的乡间女子,正妩媚地捋起自己的飘袖,颔笑着欢迎我的到来。

连连绵绵的细雨,从天空落下来,一滴滴,一丝丝,一线线,如珍珠,如发缕,如银链。它们裹着轻微的风,落在我的头顶,薄荷般清凉。放眼远望,辽阔无垠的骆马湖面上,雾霭缭绕,空蒙如画。几个渔船,正在湖面上缓缓地行驶着,仿佛从唐朝的诗歌中,向我驶来;仿佛从宋朝的词令中,向我驶来;仿佛从元朝的曲牌中,向我驶来。一种缓缓流淌的美,就从那旷远的过去,一点点地,一点点地,渗入我的肌肤与脉管,仿佛画家毫尖的墨汁正款款进入一张纸的身体,让我感到脱胎换骨般的清新与惬意。

一条长长的木板小径,把我从岸渡到水边。木板小径是由无数根窄窄的木条秩序井然地排列而成的。这些木条,长约一米,宽约十厘米左右。每两根木条并排一行。无数行木条排成规则、条理的道路。道路上,每个木条固定位置处加固的铆钉,宛如一颗颗光彩夺目的银珠,排列成一根又一根笔直的、银色的直线,那银色的光芒,曳着我们一步一步来到了湖边。

在湖边眺望,看到迷蒙的天空中,不时闪过一两只黑色的鸟。那鸟仿佛就是这湖的主人了。她们时而飞高,时而走低,时而斜刺,时而平翔,像是专门为我表演一样。看着她们优雅的展示,我的心不禁舒展开来。

每条湖泊,都是一个故事的代言人。湖因故事闻名,故事因湖生动。传说很久以前,天宫中有一匹小龙马,长得美丽无比,它叫起来惊天动地。老龙马生下它的时候,它高兴地叫了一声,这一声闯下了大祸,把正在做寿的王母娘娘吓了一跳,二郎神查清后报王母,王母勃然大怒,认为这是一种不祥之兆,命二郎神快把小龙马斩了。老龙马听说小龙马将要受斩,决定替子赎罪,保全小龙马的生命。老龙马在受刑之前,被押到天庭,王母娘娘指着老龙马的鼻子,恶狠狠地说:“它甘愿替子去死,就把它打下人间,永远不许回天宫。”就这样,老龙马被罚到人间。四条腿深深地陷入泥中,身子把地面压了几丈深。后来玉皇大帝赦免了老龙马的罪,把它召回天宫。这里就只剩下一个马脊背形的洼塘,常年积水,人们称之为骆马湖。

马陵山下的这个故事,是无数百姓心目中悲天悯人情怀的一个载体和一种释放。弱者总是借助于神力,达成自己的梦幻与理想。这样的故事,在古希腊、古罗马比比皆是。可见,底层人民在对政治、经济无望的时候,别无办法,多以不切实际的虚幻取代现实的绝境,让自己的人格分裂为现实的痛苦与梦幻的快乐,很多人就在这种分裂中走完了自己蝼蚁般的一生。

一艘缓缓靠近的渔船,把我从神话拉回了现实。船上是一男一女。他们大约三十几岁。男人的皮肤比较黑,女人比较白。他们的穿着比较随意,尤其是女人,她没有穿胸罩,并且连上衣的第一个纽扣也没有扣上。她硕大、丰满的乳房,隐约裸露,看上去有一股神秘而又自然的美。他们的船靠近岸边,立即就被几个在附近转悠的游客围住了。人们一边看着他们从鱼舱里取出来的鱼,一边不住地夸奖着。此时,雨依然在淅淅沥沥地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远处,停着几艘快艇。快艇的主人是三个年轻的汉子,他们一边抽着烟,一边向我们这里张望。渔船上的鱼被人接走了,渔船又慢慢划到了湖深处。我和几个游客不约而同来到快艇边。一个红脸的汉子把我们安排上艇,并带着我们慢慢地进入湖中心。就在我打算好好欣赏湖心风光的时候,快艇突然加速,朝右侧倾斜过来,我几乎就要翻进湖里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涌上心头。跟着,就听红脸的汉子一声吆喝:“坐好。”快艇又突然向左侧倾斜过去,一船的游客紧张着发出了“哇”的惊叫……

湖有自己的风格。湖把自己的风格传递给人,于是,我们就可以在人的身上看到湖的风韵。骆马湖养育了西楚霸王项羽,也养育过汉高祖刘邦。如果你想知道骆马湖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湖泊,你可以通过刘邦、项羽的平生窥见端倪。

而今刘项已去,英雄俱往,骆马湖的豪迈激越依然不减当年。半日骆湖行,几行性情字。难忘那个美丽但却不修边幅的渔船女主人,难忘那个年轻豪爽的快艇汉子,他们让我再一次对这条大湖产生了深深的思索,无限的眷念。


Tag:雨中 , 骆马

上一篇:又是端午
下一篇:千年愚溪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