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日子里

2020-10-27分享


我的祖上是地地道道的岛里人,自打闯关东漂泊到北黄海的一个小岛上,就整日风里来浪里去,过着“打鱼摸虾养...《回到小日子里

我的祖上是地地道道的岛里人,自打闯关东漂泊到北黄海的一个小岛上,就整日风里来浪里去,过着“打鱼摸虾养活全家”的小日子。“闯海”,是我家几代先人的共同选择,虽说 “一座海草房、一只小渔船”相伴终生,没能创下什么辉煌的祖业,可小日子却过得有滋有味。

我原本也该是个渔民,只因时代的变迁,读了点书,被城市吸纳了,又在职场上谋了个位置,祖上的“海草房、小渔船”,在我的生活中像浪花一样消失了,从此,别无选择地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

城市里有各种各样的日子,未必一进城都能过上好日子。这些年,我经历过举步维艰的难日子,享受过春光明媚的美日子,见识过鲜花锦簇的大日子……如今退休了,又开始回归到平淡无奇的小日子。

回到小日子里,首先要在观念上有所适应。这对曾经当过领导干部的人来说尤其重要。“老来莫比少年时”,人人都有一个过去和未来,以前你的职位再高、官再大,退休了就是老百姓。既是老百姓,就得融入到百姓当中去,去过多数人都在过的小日子。忘掉昔日的辉煌,别再回味被人伺候的感觉,别再留恋大宴上的美味佳肴。以我的体会,小日子里有天伦之乐,有欢歌笑语,有夕阳的美景……

有人不愿意过小日子,以为小日子等同于手头拮据的苦日子,这就大错特错了。只要学会当家理财,小日子一样可以过得很滋润。小日子不仅仅就是精打细算、省吃俭用,该慷慨时则慷慨,该花钱时一样出手大方。拿我来说,有朋自远方来,曾经同甘苦、共患难,却又多年未曾谋面,开茅台、泡龙井,倾其所有款待,也在所不惜。有亲属进城办事,我的家就是岛里人的招待所,吃、住、行等后勤保障一定会到位,临走时还要捎带一点城里货。又比如,买一件衣服,通常要问问价,说不定还要货比三家。若是置办家电,添置电脑、手机之类,那就只在贵的里面挑,拒绝便宜货。花钱的事,正如女人的面霜,往脸上抹不心疼。总而言之,积少成多是小日子的本色,一掷千金是小日子的亮色。贫困与富有,在小日子里是没有重量、没有颜色的词儿。小日子好比量体裁衣,无所谓峨冠博带,称心如意才是根本。

所以啊,小日子绝不仅仅是个经济的概念,小日子的滋味其实是一种感觉,只有追求生活品位的人,才能悟出其中的真谛。

回到小日子里,便可以自得其乐,优哉游哉地生活。退休前,我是生活在两重世界里。八小时之内,是必然王国的的臣民,只知道为公务负责、为生计奔波;八小时之外,才是自由王国的百姓,才可以吃喝玩乐、笑骂由心、活出自我。那时,即便偷得了“半分闲”,也是匆忙之后的欢愉。如今就不一样了,我早已脱离了“上班族”这支队伍,二十四小时都是自由身。不再为事业拼搏,不再为工作忙碌,不再为人际关系烦恼,也不再为父母儿女操心(父母早已下世,儿女已然长大成人)。我是实实在在地体味出了小日子的闲适、安逸、温馨。

人人都有自己的小日子。我的小日子,说得好听点,是锅碗瓢盆交响曲,说得直白点,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外出减少了,不再为应酬缠绕,才有心思把兴趣和注意力转到家里。偶尔从网上学一道菜,便蕴足了我所有的心情精心烹饪,厨房里溢出的香味,分明流淌和滋长着小日子的甘甜。日常的清洁也沾上了手,连一向有洁癖的老婆也挑剔不出毛病。若是老婆外出娱乐,我便留在家中,穿上围裙摘菜洗碗,把她窃喜出一大堆赞美的词儿。闲暇之时,看看电视喝喝茶,在随意的聊天空隙里,间或闹几出“喜剧”,逗得全家人开心大笑,那一刻的润心温暖层出不穷。这样的居家日子,不能不让我的幸福感悄然膨胀。

当然,还有我独享的一刻。只因平生的两大爱好——读书、写作,于是在开门七件事之外,也买些书刊,只要是静下来,便在书海里徜徉、在键盘上码字。到头来,烹文煮字也就和我的小日子水乳交融在一起了。一年下来,七十余篇近二十万字的一本散文集,即将付梓成书。

小日子一天天过得安安稳稳,我就对自己退休后的生活来了一番审视,竟没发现什么危机和综合征,相反家庭关系还有升温的迹象,不由暗自庆幸。于是便悟出一番道理:在柴米油盐的五味杂陈里,只要常常记得为简约生活增添养料,便能时时保持它的鲜活,经久不衰,至于这个养料的配方,就需要用心来琢磨了。

从容恬静的生活,平淡但不寡味,温情且不媚俗,就像潮涌沙滩,在那卵石上慢慢地不停歇地洗掩。一家人相互牵手,共同扶持,用心营造温暖的小窝,过着亲切平凡的小日子,这有多好?

我这一辈子,跨过了青年的“混乱”,越过了中年的“不安”,如今难道还想迈进老年的“苍凉”?再也不想去折腾了,还是退出江湖,固守老巢,就让我的余生在小日子里驻足、扎根吧!与海打了半辈子交道,我还是喜欢风平浪静的海。


Tag:回到 , 小日子

下一篇:天辞孤魂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