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九谒李斯墓

2020-05-16分享

10月13日,是传统的重阳佳节,又适逢周日,便怀了一颗虔诚的心,专程赴重阳节起源地千年古县上蔡,去拜谒李斯墓。...《重九谒李斯墓

10月13日,是传统的重阳佳节,又适逢周日,便怀了一颗虔诚的心,专程赴重阳节起源地千年古县上蔡,去拜谒李斯墓。

来到李斯故里--上蔡县芦岗乡李斯楼村,在一位老者的指点下,穿过李斯楼往东,远远地望见一个高大的土丘静卧在秋日的阳光下,那就是李斯墓。

墓园的入口处树一方青石碑,上刻“李斯墓”三个大字,落款李铁梁书,李先生是上蔡籍中国当代书画名家。沿着数十级青灰台阶,来到土V前,一代名相,长眠于此。

李斯墓坐东面西,高12米,径40米,围以2米高的白灰青砖墙。没有庄严的牌坊,没有巍峨的享堂,没有华美的石兽,唯有一掊黄土,一蓬衰草,几株苍柏,数通石碑。墓前碑高4米有余,阴刻隶书“秦丞相李斯之墓”.墓四周松柏掩映,封土上野树扶E。两侧各有4通石碑,上刻着《谏逐客书》、《泰山刻石》,《琅琊台刻石》、《会稽刻石》、《峄山刻石》、《芝罘刻石》等李斯名作。可惜石碑被人漫手涂鸦,字迹几不可辨。有一通石碑的上半部完全断掉,另一通石碑只剩下碑座,碑身已不知去向。

伫立在李斯墓前,环顾周遭荒败的景象,心里不禁涌起阵阵悲凉。这就是那个策灭六国,书谏逐客,辅佐秦王兼并天下,建立强大帝国的李斯吗?这就是那个力主废分封,置郡县,确立皇权,制定典律,影响中国两千年政体的李斯吗?这就是那个建议书同文,车同轨,量同器,统一货币,修治驰道,巩固国家统一,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李斯吗?这就是那个小篆入神,大篆入妙,画如铁石,字若飞动,世称“小篆之祖”的李斯吗?这就是那个焚书坑儒,矫诏废立,权倾朝野的李斯吗?这就是那个英雄末路血染咸市之时尚欲与爱子牵黄犬,出东门,逐狡兔的李斯吗?历史的云烟早已飘散消隐,煊赫与落寞,赞誉与毁伤,尽皆归于沉寂。

李斯墓向西约200米有一石碑,上刻“李斯跑马岗”.由此碑再西行约500米,又有一碑,刻着“李斯饮马涧”.据说,李斯青年时期经常在此处纵马驰骋,马渴了就在涧沟中饮马,后人便称此处为跑马岗和饮马涧。

就要登车离去了,再回首眺望李斯墓,惟见秋风萧瑟,草木摇落。李斯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有人说他功比周召,是千古一相;有人说他贪图名位,是势利小人。我们不能苛求古人,虽说是时势造英雄,但假如我们生活在李斯的年代未必能成就像他一般的丰功伟业;都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我们处在李斯那个微妙的位置,我们的人生选择也未必就比他更高尚。我们所能做的或许应是以之为鉴,思齐改过。

李斯是名人,但不是完人;李斯是伟人,但不是圣人。尘沙不能淹没珍珠的熠熠光辉,岁月也不会冲淡李斯的彪炳功业。

千秋功过一g土,任凭后人自评说。


Tag:重九 , 李斯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