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信息自由法的建立极大促进美国UFO学界发展

2020-10-17分享


在美国科学进步协会研讨会之后,科学家们的呼吁过了7年仍没有答复。在政府档案室里的不明飞行物资料一直紧锁不露,...《美国信息自由法的建立极大促进美国UFO学界发展

美国科学进步协会研讨会之后,科学家们的呼吁过了7年仍没有答复。在政府档案室里的不明飞行物资料一直紧锁不露,直到信息自由法实施,情况才有了转变。当局无从选择,只好从1976年末开始公开以前保密的UFO文件。

信息自由的法令保证公民可以接触所有与国家安全无碍的资料。多年来政府的姿态始终是坚持UFO并不是什么敏感的东西,这似乎使公众希望获得许多文件的问题没有多少争论的必要。

解密的秘密

Blue Book的资料销密之后,摄制在许多缩微胶卷上,让公众看到整理好的1947-1969年1.5万件UFO事例,根据公众的不同需求,资料的类别也有所不同。许多有价值的资料就此浮出水面,从而暴露出早期研究手段的不足。从现在来看极值得怀疑的照片也未被拒之门外事实上,有些是经过批示的。但是一些有前景的案件却因缺乏时间和金钱一直悬而未决。

罗派尔特时代像灯塔一样照耀着认真的调查研究。其余年代,一些从未接受过科学培训又心存不满的军官做这项工作,他们大多把它看作与到西伯利亚服役一样的差事。

不久以后,公众开始要求查询其他秘密组织的资料,联邦调查局、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及其他机构均在此列。有时他们否认有资料,后来因不明飞行物学者坚持要看,又做些让步。但是,他们设置了许多障碍。有一段时间为了信息自由的文件作斗争成了不明飞行物学者们努力的焦点。但是很明显的事情是即使存在,也没有任何真正重要的案件会发放出来。如果透露出来的话,也明摆着将受到适用于所有信息自由法发布文件的国家安全附注的制约。

与国家安全局的斗争

最大的麻烦是与国家安全局的斗争。他们利用卫星对电话进行监听,并且联合世界各地的派出机构在美国国内进行最敏感问题的运作。英国哈洛格特附近的曼韦兹山一个空军基地曾经是且现在仍然是美国国家安全局控制的。由于他们的工作是对全世界的敏感问题进行窃听,这就意味着两点:第一,他们所具有的UFO信息可能是很吸引人的。但是第二,许许多多可以被公开的资料丝毫不会损害国家安全局的正常运转,这种可能性几乎很小。

开始国家安全局否认持有任何有关UFO的文件。后来,迫于压力他们承认有少量文件。最终冒出了一个惊人的的数字好几百份。但是再要求参阅时,他们拒绝了。作为一种折中的办法他们公开了一份题为《UFO的假说与现存的问题》的文件,这份文件与国家安全局的UFO资料有关,看起是难以理解的,它提出了许多有关实际资料可能包含些什么的问题,那文件有力地通论了UFO是什么的主要可能性,并且似乎偏重于某些飞行物是外星球来的那种观点。

尽管经过多次呼吁,国家安全局仍然保守秘密。信息自由法允许一直申诉到美国最高法院,而许多不明飞行物学者所依靠的争论基金也只够支付这么多费用。但是甚至有最高安全许可的法官,主持那案件时也不能看那些文件。相反,国家安全局发表了一份21页的声明让他过目,解释为什么他们的UFO资料必须保密。

人们设想,这文件超出了公众提出的推理,即资料是不重要的,但是国家安全局用以收集这些资料的方法必须保密。可惜,我们不知道文件(声明)还说了些什么,因为法官很快就同意了,说公开那些文件将严重有损于国家安全局的工作。

一个勇敢的信息自由战士请求公开法官所见到的文件,经过激烈的争论后,1982年4月27日,这份文件被公开了更确切地说,它以消过毒的形式发表了,这是一篇被公开的最惊人的UFO文件。21页中有11页被审查员用黑笔全部盖住了,并且另6页的大部分也涂黑了。只有4页仍包含有中等规模的段落尚可阅读主要都是文件的主题段。

从该文我们了解到,原否定过的文件之一是有关国家安全局的一个情报人员秘密打入了UFO的会议(该会议情况据称无关而没有公开!)。从涂满黑墨水的文件中可看清的典型内容是幸存的问题的论文作者曾经参考过一个文件。他还删过239个秘密文件中的一个以《不明飞行物》(这标题有一行半长,其余部分说按标准不能公开)为标题的文件。文章告诉我们说,本文中作者讨论他所下面有3英寸长的正文被盖掉了)。

很清楚,在上述两次盖住的地方并不涉及到国家安全局如何取得文件的方法问题。论文标题及概述显然是被认为考虑得太敏感了,是因为他们所说的内容而不是因为他们所说的安全局的方法问题。正如我们所知,在其他许多案例中可能也是同样的情形。

奇怪的材料

经过进一步的斗争,公众获得了只词片语的摘录,诸如被截获UFO的日期和地点信息,而没有任何如何截获这些信息的参考文字。只有很少的几个特别的词令公众细细研读。在这些词中,我发现国家安全局为UFO使用的一个不寻常的术语奇怪的材料,这术语意味着他们在与之接触时,发现了始料未及的情况。可惜的是,世界的其他部分一直都在被国家安全局的情报人员否认有什么不寻常的情况所蒙蔽。

尽管查找销密文件的情况在减少,除了一些特殊的案件外,但是,对可证实外来人现实性的事件的信心仍然丝毫未减。尽管拼命地在找,但事件并未出现。但是,有线索表明那些对UFO运动仅有一点皮毛知识的小角色可能感到需要制造出来一些事件。于是伪造的文件开始在美国的不明飞行物学界泛滥开来。

寻找失去的联系

美国的调研者在寻找一份能证明曾存在过一个能够接触到所有较好证据甚至包括外来空间飞船残骸和捕获的外来人机组人员的尸体的秘密调研小组。坚信残骸和尸体存在的信仰在美国的文化中犹存不退,尽管在国外相信的甚少,在国外没有人自动地把不明飞行物与空间飞船看作是同义词。

1969年鲍伦德的记录证明曾经存在过处理UFO资料的其他渠道。谁处理这些案件?这些文件在哪里?更重要的是,谁决定那些目击案件是威胁国家安全的,哪些又应该交由空军做常规处理?

我们知道像1956年莱肯海兹/水湾案件是Blue Book计划还在运作时的一个例子,它似乎由国家安全渠道处理。从有关同样特殊的伦德尔斯汉姆森林故事看,似乎甚至在Blue Book计划已结束很久以后,这还是一个被纳人需特殊处理类型的案件。

还有多少其他的文件处于他处呢?他们掌握了多大程度的物证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1992年雅各瓦莱博士发表了那份称为五角星的备忘录,这是1953年在贝特尔研究所根据一份资料写成的,当时他们正在对UFO进行长时间的保密研究。这似乎是重要的一个线索,因为报告提到有数千件事例在研究之中。那些文件在哪里?但是,这可能只是打嘴巴官司,因为据悉贝特尔研究所甚至在1953年就具有4000多美国空军的文件可供选择!

这种紧迫性在美国是典型的,努力寻找中的许多不明飞行物学者认为必定存在这种遗失的联系。这种信念是源于被公开的文件整体上来说令人失望。

当然,所谓失望首先要看你的期望,想在这些文件中找到什么。这些似乎反应出一个困惑的管理没有线索能够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且没有思想准备怎么处理它。也可能事实并非如此。

澳大利亚在美国之后,也实施了一个类似的信息自由法令,不明飞行物学者比尔恰克是第一个利用此法令的人。吸取美国的教训,在堪培拉的澳大利亚政府邀请恰克阅读他们的所有档案,摘录和复印任何他想要的文件。如果他们让他把所有这一切报道给不明飞行物学界,那么他们就会省去圆满答复数百次个人请求的努力。

恰克做得很棒,但是同样的麻烦显现出来了许多奇怪的事件、不充分的调查、一些困惑的专家对以往不切实际的理论进行猜测的零星记载、为了解决某个事件提出解释后来又被否决的徒劳努力。这一切都没有因为资料的公开与否或UFO的可信度而有所改变。UFO现象的精华,如同它在世界各地的私人UFO团体的资料库中一样,熠熠生辉。

我们所知道的每桩事情,从英国不明飞行物研究协会和不明飞行物研究中心到美国中央情报局及堪培拉,都告诉我们,大多数的UFO目击情况是很容易解释的,只有少数情况不是这样。对于这些未解决的案件,谁也不能说能独占真理,过硬的回答比起无止境的推断来说到底一要少得多。这涵盖了许多理论,从外来人飞船到变化了状态的意识。


Tag:美国 , 信息 , 自由 , 建立 , 极大 , 促进 , 美国 , UFO , 学界 , 发展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